首 页 | 七院概况 | 新闻中心 | 产业领域 | 业绩成果 | 资质荣誉 | 对外合作 | 政策法规 | 党群工作 | 光辉历程 | 地学科普
公告:

R图片新闻

R推荐新闻

R站内搜索

“我的身边有一缕清风吹过”征文选登(二)


 

  加入时间:2014-5-7 8:36:27  qiyuan  点击:
闪光的足迹
 
 
    阳光明媚,春风和煦,2014年的春天悄然而至。过去的一年里,在院党委的领导下,全院深入贯彻落实中央关于党的路线教育实践活动精神,全体党员干部恪尽职守,有力地推动了各项工作的进展。在这春意盎然的季节里,随着我院“转变作风年”主题活动的深入开展,我院一线的地质人正以更加饱满的热情投身于大自然的怀抱,在艰苦的环境中,发扬“三光荣”精神,为我院经济的发展默默地奉献着青春。他们的动人事迹,有如迎面而来的春风,暖拂着我们每个人的心。
    一、以山为伴,在找矿中感受快乐
     2014年的春节刚过,一场迟来的大雪纷飞而降,给在家欢度节日的人们增添了新的乐趣。然而,对于那些即将出野外的地质人来说,晶莹的雪花并没有给他们带来多少喜悦。当人们纷纷出门踏雪赏景时,他们却望着白雪皑皑的旷野怨叹:这天气还怎么出野外啊!
 “什么时候出去?”“雪化了就走!”这是我院一线的地质人在正月初八上班后,见面打招呼时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出野外”,成了他们心里常惦记、嘴上常念叨的三个字。元宵节刚过,残雪尚未消融,正当春寒料峭的时节,这些地质人就收拾好行囊又出发了。到了野外,他们就像是鸟儿飞进了山林。“我们每天一大早就背着地质包上山勘测,一走就是一天,吸着野外的新鲜空气,喝着透心凉的泉水,饿了就啃口喷香的干饼,那是真正地回归大自然的感觉,比在家里爽多了。”新来的大学生小王道出了内心的感受。没有干过地质的人是无法体会到这点的。
    是的,如果不是旅游,谁愿意整天在山上呆着呢?可偏偏这些以找矿为乐的地质人就愿意。他们白天上山观测记录,晚上回到山村的小屋里整理资料,日复一日,似乎对这种艰苦、单调的日子已经习惯了。其实,在这空寂的山野里,他们并没有感到多么的孤单。常年以山为伴,云当被,地当床,他们对山野怀有了一种特殊的情感,心胸像大地一样的宽阔,离开山反而会感到空虚。他们把山作为精神的寄托,并从找矿工作中感受快乐:登一座山,仿佛攀登者在征服新的高峰;观测岩石,仿佛考古者在还原历史;画一幅图,仿佛画家在绘一幅精美的画卷;取一袋样品,仿佛农民在收获一年的希望;精心写一份报告,仿佛作家在创作一篇华丽的文章。
有人这样调侃地质队员: “远看像逃难的,近看似讨饭的,仔细一看是搞勘探的。”的确,每次到野外,总是看见他们身背帆布挎包,头发凌乱、衣着不整,身上透着汗水,黝黑的脸上写着疲惫。然而,就在这不修边幅、略显疲惫的面孔里,却隐隐透着坚毅和执着、敏锐与智慧、严肃与幽默。他们以山野为家,用刚劲的脚板踏着无人走过的路;以探索者的目光寻视着周围的每一块“露头。每当发现有价值的东西,他们就如获珍宝般地伏下身去或拣起来仔细地探究。周围的风光早已引不起他们的兴趣了,因为只有岩层中的矿化、蚀变、构造等信息才是他们心中最美的风景。找到矿才是他们终极的快乐。
     王庆军是一位30岁出头、已经作了父亲的地质人。他去过雪域高原,也到过异国他乡,如今已成为矿发公司年轻的技术骨干。常年的野外工作造就了他开朗的性格。曾经有人问他:“地质队员的共性是什么?”他笑着回答:“是怕老婆呗。”这话听起来像是开玩笑,其实说得很诚恳。为什么是怕老婆?“是因为自己亏欠妻子的太多,心里感到愧疚,”是的,当别人在自己温馨的家中享受着天伦之乐的时候,地质人却在山野中不分昼夜地辛苦地忙碌!无论是作为儿子为父母尽孝,还是作为父亲为妻儿尽责,他们确实都做得不够,太不够了!
    付出与收获,平凡与伟大,孤独与快乐的内涵,除了那些在荒无人烟、蚊虫叮咬的矿野里奔波的地质人;那些在炎炎夏日、在冰天雪地里挥汗如雨的“地质郎”们,又有谁能够真正懂得?
    这就是七院的地质人:以山为伴,以找矿为乐。为了寻找矿藏,他们顶风冒雨,风餐露宿,在纵横的沟壑中不停地穿梭,享受着旅游者体验不到的快乐;他们住在简陋的棚屋甚至帐篷里,迎着晨雾出去,披着夜幕回来。陪在他们身边的不是家人,而是地质锤、罗盘、放大镜和各种岩矿标本;他们用思念亲人的痛苦,换来了找到矿后的快乐;他们听惯了山谷的风吼,看惯了满天的星斗。不管是烈日当头,还是寒风凛冽,他们都毅然坚守在山野中,以乐观的心态享受着与孤独和寂寞做斗争的快乐。
     二、迎难而上,为钻石七院增光
    七院有着金刚石专业地质队之美誉。上世纪六十年代曾因在蒙阴发现了中国第一个具有工业价值的金刚石原生矿,掀起了全国金刚石找矿的热潮。十余年间,七院在蒙阴地区共发现了常马、西峪、坡里三个岩带,勘探评价了25个金刚石含量达工业品位的金伯利岩体。然而自上世纪70年代以后,我院的金刚石找矿未再获得新的进展。随着九十年代以后我国地勘行业渐入低谷,金刚石找矿基本陷入停滞状态。
    三年前我院开始进军非洲,打响了海外金刚石勘查的“第一枪”。地质人们在异国他乡忍受着远离亲人的痛楚,置身于险恶的环境中,克服各种困难,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为我院赢得了赞誉。随着近年来国内外金刚石矿床的不断被发现,院领导高度重视金刚石找矿工作,决定发挥我院的优势,争取在传统的金刚石矿区--蒙阴常马、麻峪、和西峪等地,再获得金刚石找矿的新的突破,重新擦亮我院的钻石品牌。院里的这一决策很快得到了广大地质人的积极响应。
褚志远、刘岩是承担蒙阴地区金刚石勘查项目的两个主要项目负责人。他们和其带领的项目组虽然都是年轻人,但其虚心好学,刻苦钻研,技术提高的很快。我院虽然具有丰富的金刚石找矿研究资料,但多数资料都是上世纪80年代以前的,资料和方法都已年久,若完全延用前人的观点、思维和方法,要想获得新的找矿突破,谈何容易?“初生牛犊不怕虎”。这帮年轻的地质人没有被困难所折服,他们虚心向老专家请教,反复查阅资料,认真研究思考。从搜集资料、设计论证,到野外勘查、施工和资料整理,废寝忘食地忙碌。各项工作开展得有条不紊。
     地质填图是金刚石找矿的重要方法之一。西峪矿区第四系覆盖较重,给找矿工作带了较大的难度。为了不漏掉任何一丝找矿线索,他们对填土路线进行了加密,在高磁异常区进行反复地追索观察。麻峪矿区山高林密,为保质保量的完成设计工作量,他们发扬老一辈地质人不怕苦、不怕累的精神,克服困难,吃住在野外,早出晚归。背着的煎饼和咸菜就是当天的午餐。深山中遍布他们的足迹,河沟中流淌着他们的汗水。
     功夫不负有心人。2013年11月,他们承担的蒙阴县常马金刚石原生矿深部普查项目终于取得了进展。在常马矿区的深部施工的4个钻孔中。11ZK01在600m处见4层金伯利岩厚8.33m,12ZK01在800 m垂深见金伯利岩5层厚20.5m ,同时在700m垂深见3层金伯利岩厚16.6m,推测为新发现的隐伏岩管,命名为胜利1-1号;随后又实施了钻孔ZK501,在750m垂深见1层金伯利岩厚41.3m。ZK-601在600m处见3层金伯利岩厚13.05 m。他们克服重重困难,大致查明了常马矿区胜利1号岩管和胜利1-1号岩管深部的平面形态;在钻孔12ZK01人工重砂样12ZK01R5中选取一粒粒径1mm的金刚石,重6.21mg;在钻孔ZK501人工重砂样ZK501R3中选取一粒粒径0.4mm的金刚石,重2.46mg。初步估算,胜利1号岩管和胜利1-1号岩管深部金刚石资源储量可达100多万克拉。
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更比一代强。蒙山下的金刚石已露出光泽,钻石七院必将再次绽放出光彩。
    三、披荆斩棘,敢问路在何方
    2014年1月22日,矿发公司的徐衍明同志因圆满完成了“蒙山旅游调查项目”,荣获了公司年度的重要奖项—“感动地矿奖”。捧着这为数不多的奖金,他激动的说不出话来。他深知,这不仅是公司领导及全体职工对他所做出的成绩的认可和对他今后工作的殷切期望,更是他和项目组的同事们不畏艰险、辛勤工作,用汗水换来的荣誉。
     蒙山旅游地质调查项目是蒙山区管委于2013年4月份委托我院承担的项目。与矿产地质勘查不同,其调查的对象不是矿,而是具有观赏游览价值的地质景观、景点和遗迹;目的是为进一步开发旅游资源提供地质资料;调查区内荆棘丛生,地形陡峭,人迹罕至。徐衍明同志欣然接受了这项任务。他和项目组的同事一起首先踏查了蒙山人家、蒙山西峰、蒙山玉溪、枫林等景区;明确了野外观察的重点和记录要素;确定了一些险要地段、主要观测路线和安全注意事项。然后就开始了他们艰难的跋涉。
    蒙山是省内的第二高峰,主峰海拔达1100多米,这对于搞地质的人来说算不上太高。可当他们打开地形图时却懵了:除了主峰以外,竟然还有10几个海拔在700米以上的次峰。而当他们攀到海拔500米以上时,眼前的场景更是让他们不寒而栗:那里丛林密布,沟壑纵横,奇峰林立,稍不小心人身就可能发生滑落,并有生命危险。勇者无畏。在危险面前他们没有退步,勇敢地向前开拓着。俗话说上山容易下山难,每当爬上一座山峰就已经是筋疲力尽了,还要再接着下山。下山时两腿颤颤发抖,到了山下身体几乎是散架了。由于体力严重透支,腿肚子经常抽筋。特别是爬到陡倾的花岗岩坡上时,手没有抓扶的地方,极易滑下沟底。在这险关重重、进退两难的境地,他们没有退却。为了完成任务,他们鼓足了勇气,奋力前进!
    夏天天气闷热,连续地爬山让他们犯了脚气病,溃疡面痛疼难忍。为了不耽误工期,他们就随身带着药,每天多次涂抹,并不再穿袜子。脚磨出血了他们忍着痛疼爬山。小徐说:“人生最主要的是要超越自己。遇到困难就放弃,放弃的不只是困难,更放弃了一次提高自我、实现自我超越的机会。搞旅游地质调查的机会不多,现在有机会了,就一定要坚持干,决不能退。”
靠着这种自我勉励,在连续几个月里,他们每天早上5点就起床吃饭,然后背着午饭和水上山。他们手持柴刀,一路上披荆斩棘、攀岩爬壁,挥汗如雨,直到傍晚才从山上下来。他们用坚强的意志战胜了“病、累、渴、险”等艰难和困苦,征服了一处处险要和一座座山峰,顺利地完成了任务。
     四、巾帼不让须眉,平凡彰显美丽
    在院矿发公司一线,还有这么一些地质人:她们虽然干的是地质勘查项目,却不经常翻山越岭,风餐露宿,而多数时间是在办公室的“字山图海”里游弋;她们干的项目虽然不大,但数量很多,往往是前一个刚接手,后一个就来了。且时间紧、要求严。她们就是矿发公司的“娘子军”、地质二处的技术骨干—朴素而美丽的女地质人。
    说起这支“娘子军”,还要从两年前说起。当时,矿发公司的女职工还都分散在各个勘查项目里。她们经常要和男同志一起出野外爬山。由于身体条件的差异,她们付出了比男同志更多的艰辛。为了提高效率,根据地勘项目的性质和技术特点以及技术人员的特长不同,矿发公司成立了三个地勘处。其中一处主要承担大中型省财政和市场项目;二处主要承担各县区的简测、核实、编制年度报告等周期短的小项目;三处主要负责金刚石勘查项目。
    赵军,刚过而立之年的他担起了二处主任的重任。他不负众望,积极与各县区联系,与有关部门建立起了融洽的工作关系。简测、核实、编制年度报告等项目源源不断地到来,使得二处的这些虽不擅长爬山,但心灵手巧的女地质人有了“用武之地”。当年她们初试身手就完成了100多个“小项目”,赢得了公司及业主们的广泛赞誉。2013年,赵军带领着二处的这些姑娘和小媳妇们再接再厉,一举拿下了临沂市三区九县的简测、核查、核查、“压覆、分割”、年度报告编制等项目240余个,为公司创造经济收入200多万元。取得了良好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
    “巾帼不让须眉”。虽说她们在工作中的体力消耗不如那些经常出野外的男同志,但在电脑前夜以继日、全神贯注、废寝忘食地工作,所付出的精力和脑力并不比男同志少。她们在工作中踏踏实实,任劳任怨,在技术上严谨细心,精益求精,并坚持以质量求生存的发展目标,所取得的成绩让男同志刮目相看。
干一行、爱一行,爱一行、钻一行,无论在哪个岗位上都高标准地严格要求自己,工作中有一股不服输、不怕累、不言败的劲儿。在平凡的工作中展示自己纯洁的心灵和质朴的美。这便是我院美丽的女地质人。(撰稿:谭德军,王庆军,褚志远,赵军)
 
 
 




 发表,查看评论 打印本页 搜索相关信息